小小只Merry

Bilibili,半次元,微博账号同名,贴吧账号☞merry君。

漻的拟人!也可以看做松鸦拟人xxx

(不是你把柴设拟人然后改成鸟拟骨然后再拟人有意思吗。)

衣服有改动,骨设衣服也改成这样,就是多了一块放扣子的布料,这样外套就可以扣起来了。

我想做自己的岳母。震声。

画画好难……我不会构图(泪)

不对我明明什么都不会啊。

因为和原作无关所以就不打ut的tag了。

Frisan好A(流鼻血)

后两P是原本画这两张的目的,但是感觉第一张太酷了所以就放在P1(你)

P2是参加旅者传说企划做任务时语c的部分语录(?)

其实参加企划用的是幼年设但是这句话应该是成年设才说的出来的而且成年设更A所以就画的成年设。嗯。

戳我大头或者下方合集了解详细设定!

Frisan请正面上我(理智发言)

突然有点想画一个小短漫……没画之前记一下梗吧。

大概就是Frisan和三体里的罗辑(成为面壁者之后庄颜冬眠之前的时间点)因为各种原因相遇了,就倚在栏杆上面对方向相反的那种

Frisan:反正我们都只是高维生物的造物,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罗辑:反正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选我做面壁者就是个错误……

异口同声:所以还不如好好把妹享受生活。

(惊诧地转过身来,相视而笑)

握手然后一起说:我们是同志了(三体的梗)

然后是屁垫的响声(草)

Frisan:在掌心藏放屁垫的小把戏永不过时

罗辑:不过你不是女的吗……?

Frisan:是的那又怎么样。女人不能把妹吗。

@Harechi。 家的Snipe和@Idle_k 家的Matcha的交往过程(?)画下来了

对话和角色设定均来自于亲妈,表情的ooc属于我,对话有小幅度改动。

问话的Matcha因为能感受到情感,感受到了来自Snipe的【love】,所以直接直球了上去。但是这个时候Snipe还没那个意识……P1的时候Snipe是理解成友情了。

之后Snipe经过胡思乱想悟出了感情(亲妈原话),接下来的事就先不剧透了,可能以后亲妈会画吧。

我太菜了,完全画不出他们的好555

这两个亲妈都是神仙!!!直接点艾特直达神仙主页!没关注的赶紧给我关注去!!!

情人节贺图,请签收您的狗粮XD

这对也是官推,@血狼今天咕了吗 家的Naive×我家的漻

是两受相遇必有一攻呢

以及我完全ooc了🌿。

两个反派的史诗级相遇×

两个各自剧组最黑+兄/弟控的史诗级相遇✓

都是拟人,严格意义上其实这俩都只能算并列最黑hhh

最黑指的是拟人前啦。以及黑大帅的名字是真的出戏XD

动作有参考,拟人也有参考。

⚠️女骨注意避雷⚠️

是自设拟骨的ask啦,提问者:@MOMOstuki 

提到喜欢的事物表情就会不受控制呢,Merry。

漻:危

注册了一个提问箱!点这里哟! 

问什么都可以!!夸夸更可以!!!

小菊,生日快乐!!

我可是连作业都没写完就赶着给你画生贺

手真的好难画,我太难了。

好久没发aph相关了,偷偷摸摸发一张

【国人au/underbird】Last mercy

#只是因为想写打戏和战损以及发刀子,于是就写了,非常短小

#和上一篇可能有点重复?可以看做补充描写吧

#设定戳文末合集直接看哦

        渺茫的光穿过最终长廊,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投下虚幻的影。人类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廊中回响,洁白的绒羽上沾染了象征屠戮的尘埃,其和平鸽的血统就像一个笑话。而对面年幼的骷髅不再向遥远的以前那般蛞噪,只是冷漠地站在那里,光留下的影罩住了他,模糊了神情。

        人类见到如此场景显然略有点惊讶,险些没认出来面前的怪物,不过马上就肆意笑了起来,缓缓抬起右臂,刀光闪烁,映出其张狂神情。相对应的审判者也抬起头,凝起眸光唤出白骨。一段对于战斗无关紧要的话语后,漻早已明白对方意图,眼眶漆黑神情中多了一丝自嘲。

        “……像你这样的孩子,就该在地狱里燃烧。”

        话音刚落,骷髅抬肘展开双翅向人类方向俯冲滑翔,顺势挥动大臂将人类灵魂变为蓝色同时召唤鸟骨炮发射强烈水流,旋即勾指使苍白骨刺拔地而起直指对方。然人类虽未料到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双腿发力跃起又空中旋身躲过水流,一双假肢丝毫不输血肉之躯。松鸦的棕影径直错过白鸽,飞至身后一个空翻轻稳落地,左眼眶蓝光闪烁宣判了力量的提升,却也只是迅速召出几个发射器发射水束并上下用白骨造成骨浪。人类略显不敌身上多出几个擦伤,反而咧开嘴角一个箭步上前横着砍向肋骨。

        几轮攻击下来,两双翅膀都已挂彩无法飞翔,鲜艳的血染红了白羽,贝谪的业报正让他的生命力快速流失。然而,一旁的骷髅也早已疲惫不堪。即使先前做好了准备,他也未曾想到人类竟然如此凶残。自己的或是敌人的血溅上了不属于他的围巾,湿润了上面血亲留下的尘埃。年轻的怪物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各处传来的沉重与疲惫提醒着他的体力已然耗尽,而一道道刀痕更是让不断袭来的刺痛扰乱了他努力整理的思绪。已经无法思考了。

        突然,一个词出现在骷髅枯竭的心灵深处:仁慈。他不知道为什么与面前让地底飘满尘埃的人类战斗时自己会想起这个此刻十分讽刺的字眼,但他感到自己走投无路了。他实在太小了,无法承担这一切所造成的后果,他也不愿意承担。他不想战斗。他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鬼使神差地,他张开了嘴:“你真心希望这样下去吗?”

        “我不指望你回应我……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你也和我一样,在心底的某处,依然残留着善良的余光。”

        “你也只是个孩子啊……把武器放下吧,这样我们都会轻松很多……”

        漻悲哀地看着人类,希望从他脸上读到一些仁慈——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行。但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相反的,人类又一次迅速蹿上前来,然后一刀砍中了因疲惫而来不及反应的骷髅怪物。

        血液喷涌而出,疼痛瞬间席卷了怪物的脑海。

        “……你……现在一定在想,我和我的哥哥一样吧?”

        漻在用仅剩的生命力说话。

        “你肯定觉得,我们非常愚蠢,不是吗?”

        “你实在强的可怕……但是……”

        漻的身体开始化为尘埃。

        “不……我不会死的。我不能死。

        一种炙热的感觉从他的灵魂深处燃起,他感觉到了那股力量,是幼时父亲为了实验注射的“决心”起了作用。那股力量,不允许他消逝。漻想起了Undyne——她和人类对手时,自己在实验室和Alphys看到了一切。

        *你感到罪恶爬上了你的脊梁。站在你面前的,是仅比你大一岁的又一个英雄。你真让我感到恶心。(You really make me sick. )

        战斗还在继续。即使怪物感到每一击都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痛楚,但他绝不放弃。就为了那些藏在避难所的怪物,他也要拼尽全力。一次次地振臂,一次次地侧身,一次次地跃起。时而步步逼近,时而渐渐远离,最后还是困倦战胜了决心。

        晚安。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